宁夏干细胞学会

干细胞临床转化公共服务平台

科普资讯

站内搜索

您现在的位置:公司简介>组织架构

美食使我快乐——为什我们无法抵挡美食的诱惑?

  只因对美食广告多看了一眼,就情不自禁下单并且愉快地吃完了,这才突然懊悔——“哎?我肚子明明不饿的啊?”如此纠结的日常,是健康意识的沦丧,还是美食的诱惑太难抵挡?这要从大脑的奖赏系统说起。


01美食是一种奖赏

  简单来说,我们每做一件事,大脑的奖赏系统中的伏隔核(nucleus accumbens)都会给它“评分”,判断应该进行奖励还是惩罚,然后把 “评分”传递到中脑腹侧被盖区(ventral tegmental area, VTA)——如果判断是奖励,这个区域会释放一定量的多巴胺(dopamine),评分越高,释放的量越大。多巴胺被释放后传递到各个脑区,有的被输送往主管情绪的杏仁核,让人感觉到快乐;有的被送往主管记忆功能的海马体,让人感觉印象深刻……相反地,当我们做出一些危险的事情,使自己受伤或者难受,伏隔核便会向中脑腹侧被盖区传递惩罚的信号,减少正常量的多巴胺释放,使人产生厌恶,从而避免类似的做法。

  美食正是一种“奖励”。食物的香甜刺激味蕾,传递给大脑一个很高的评分,使得大量的多巴胺被释放。我们记住了这种食物带来的快乐,看到广告时便会再次追逐那美妙的体验。


02 谁发现了奖赏系统的秘密

图1. 自我刺激实验装置

  围绕着“快乐”的产生,科学家们设计了许多实验,以下这个可能会让你不由自主拿起薯片:

  2013年,德国研究者托比亚斯·侯赫为了研究享乐性摄食时脑部不同区域的活跃状态,对所有受试大鼠的正餐都提供球状标准粮食,而零食方面却分成两组——“薯片组”大鼠能尽情享用薯片,“标准组”大鼠则吃淡而无味的标准食量粉末。随后,研究者们利用锰离子增强核磁共振成像(MEMRI)技术对这些受试大鼠进行脑部活动监测,结果表明,与标准组大鼠相比,吃薯片的大鼠大脑里奖赏中枢受到更强烈的激活。

  来自不同国家研究团队的成果也可以相互佐证:摄入美味食物会激活奖赏中枢,进而促进机体摄入更多的美味食物。

  

03 放纵还是控制,在于两套机制

  我们大脑里有两套调节摄食的生理机制:

  饿了想吃东西,这种由能量缺乏而诱发的进食行为是 “稳态摄食(homeostatic eating)”;

  与之相对,明明不饿却还想吃零食的进食行为,则更多是出于享乐的目的,被称之为“享乐性摄食(hedonic feeding)”。

  享乐性摄食行为由摄入高糖高脂等食物带来的“奖赏效应”所驱动,而不依赖于机体的代谢需求,因此,它极易诱发暴饮暴食等饮食失调行为。

  

04享乐性摄食是怎么形成的?

  人感到快乐,是多巴胺的功劳。

  多巴胺在大脑的奖赏中枢的多巴胺神经元中被合成,并释放到特定的下游脑区,使机体产生奖赏和满足感,进而产生一种正性强化效应。在享乐性摄食过程中,脑内奖赏中枢释放大量多巴胺,进一步促进我们对食物的摄入。

  图2. 多巴胺结构式

  而且在反复、过度地摄入美味食物的过程中,大脑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把美味食物的视觉、嗅觉线索和进食过程中的愉悦感和奖赏感进行联结,导致大脑奖赏区域对食物线索的反应性提高,继而更容易产生想吃东西的冲动。

  多项功能脑影像学证据显示,与健康人相比,高热量食物会放大肥胖个体或超重个体的脑内奖励区域的反应,并削弱自我控制和抑制相关区域的活动。

  图3. 高卡路里的食物线索会增加肥胖人群的大脑奖赏中枢(VTA)的激活(Stoeckel, L. et al., 2008 Neuroimage);相反,而低卡路里食物则会增加前额叶皮层(PFC, 参与执行控制功能)的激活。

  此外,长期的、反复的享乐性摄食还会导致大脑奖赏区域对食物摄入的反应性降低——原来吃一份美食就能满足,现在要吃两三份才能获得同样的满足感,即产生了“耐受效应”。长期大量的美食诱发的多巴胺释放,导致大脑纹状体多巴胺D2受体和黑质纹状体神经元合成多巴胺能力出现适应性地下调。这本是大脑自有的一个平衡策略,但造成的后果却是我们比平时吃得更多了(耐受),而且偶尔吃不到美食时(戒断)还会产生焦虑、沮丧和愤怒等消极情绪,这会使我们更加渴求食物。

  图4. 食物成瘾循环示意图。(根据Bartley Hoebel Lab图修改)

  食物成瘾在机制上和常见的药物成瘾、酒精成瘾等在很大程度上是相通的,奖赏系统都在其中扮演着重要角色。

  05 探索“食物成瘾”的结与解

  如上文所说,刺激隔核会让小鼠陷入欲罢不能的自我刺激中,那么隔核是否也参与了食物成瘾?在传统的奖赏系统之外,是否还存在别的食物成瘾干预靶点?

  最近,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院脑所的朱英杰研究员团队发现,在外侧隔核中有一群表达神经降压素(neurotensin,NTS)的神经元特异性地参与了享乐性摄食的调控,失活这群神经元不会影响小鼠食用普通饲料,但会极大地增加小鼠对高糖高脂的美味饲料的摄入量,并让小鼠迅速变胖。该研究工作于近期8月26日在线发表在国际医学期刊Molecular Psychiatry上。


  其实,享乐性进食激活脑内的奖赏系统,这有可能是祖先进化出来的一种生存策略,以鼓励人们在食物充沛时尽可能储存热量。但我们如今早已实现温饱,如果无节制地摄入高糖高脂食物,反而会增加患上糖尿病等疾病的风险。因此,继续破解大脑奖赏系统与进食行为的关系,有助于增强自我管理意识,让我们更好地享受美食与健康带来的快乐。

  内容来源:中国细胞生物学学会


点击量:537 发布日期:2022-09-16 10:38:26